十的九次方

这是一个简单的个人介绍

慎fo
↓ ↓ ↓

cn十亿

子博@ - billion

低产/写文随心/发文随性/懒癌晚期/坑品奇差/文笔一般/文触养成中
日常爬墙/中度洁癖/浅度攻控/嗜甜
颜狗/百合控/纯直

摄影爱好者

在为d750努力着

每位小姐姐都是天使!!

希望喜欢的cp能够好好在一起

AOTU‖MHA‖黑篮‖歌王子
金瑞‖轰爆出胜‖all火赤降‖宿舍组

是个话废(。
扣扣同ID
欢迎勾搭 ٩(ˊvˋ*)و

〖云吕〗伞


☆没啥
☆就是小日常
☆食用愉快

天气总是深不可测的,令人捉摸不透。刚还艳阳高照,碧空如洗,转瞬间便阴云密布,太阳渐渐隐入其中,天色冷硬得像是铁块,黑沉沉的似乎要将人压得喘不过气来。不出所料,过了一会儿,天空就下起了蒙蒙细雨,如丝如线,落在地上与水流融合在一起。

赵云早在出门前就被母亲叮咛着一定要记得带伞,当时他还嗤之以鼻,觉得窗外阳光明媚怎么可能会下雨,不断摇头拒绝。但最终还是在老妈子般的絮叨下屈服了,乖乖带上伞出了门。

可毕竟不是谁都像赵云老妈那么明智,例如……貂蝉。

那位被称为校花兼班花的绝美女子在离赵云不远处站着,淡雅的连衣裙贴身勾勒出曼妙的弧线,齐腰的长发用头绳扎脑后,还有几丝调皮地翘了起来,此时她正低头皱眉苦恼着。

“糟糕了,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家里也没人……”

貂蝉小声抱怨道,她的双手背在身后,脚尖无意识地在被溅进了些许雨水的大理石地板上画着圈儿,可能是注意到了不远处盯着自己的目光,抬起头的一瞬间看到了站在身侧的人。

貂蝉陡然站定,局促不安地攥住裙子的衣角,紧张的把散落在眼前的发丝撩到耳后,开口道:“子龙哥哥。”

“小蝉。”赵云点头轻笑,发现貂蝉两手空空,顿时恍然大悟,“你没带伞吗?”

貂蝉“嗯”了一声。

“没事,我带了,你拿去用吧。”赵云说着就把伞递给了貂蝉。

“诶,那子龙哥哥呢?”貂蝉问。

赵云的视线穿过貂蝉看向刚从楼梯口走出来的吕布,然后又转回面前的女孩身上,对着她说:“不用管我,你赶快回家吧,穿得这么少小心着凉。”

“谢谢!”貂蝉顺着赵云的视线看到了吕布,一副了然的样子点点头,随后接过伞,抚平褶皱的衣角,如同一只灵动的兔子般跃入雨中,“那我就先走了。”

女孩走向校门口,渐渐地就看不见了。

“怎么不送她一程?”吕布抹了一下头发,上面湿漉漉的全是水。

“这不怕你吃醋吗?”赵云笑意盈盈,一把揽过身旁的吕布,摸到一手水,“你怎么湿成这样?”

“下雨的时候我在打篮球。”吕布说道,操场与教学楼有好长一段距离,等到他到了遮雨的地方已经湿透了。

吕布穿的是球队的队服,紧贴在身上可以看出里面分明的肌肉。

“穿得这么少,可冻坏了吧。”赵云心疼的搓了搓吕布的手臂,冰凉一片,他脱下外套,披到了吕布的肩膀上。

“没事。”吕布说,“你把伞给小蝉了你怎么办?”

“有你啊。”

“我可不管你。”吕布撇嘴,撑开伞走出大厅。

“那我只能淋着雨回家了。”赵云哭丧着脸,说着紧跟在吕布身后,顺手拿走了他的伞,又揽上他的肩,把吕布往自己这里一带,吕布也随他,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雨势慢慢的越来越大,赵云刻意将伞逐渐偏向吕布,而自己的肩膀湿了一块。

冷风习习,就像猛然出现一块冰块在身体里滚了一圈,浑身一颤,吕布突然打了个喷嚏,吸呼着鼻子,惹得赵云一阵笑。

“现在感冒了吧哈哈哈哈哈。”

“滚滚滚别笑了。”吕布蔫蔫的,说话有气无力。

“不会发烧了吧?”赵云蹙眉,浅色的眸子里盛满了担心。

不会。吕布话还没说出口就愣了,面前的男生突然揉住他的脖子,熟悉的脸凑了过来,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长长的睫毛不经意的扫过他的眼睛,吕布感觉自己额头有什么触感一触即逝。

吕布捂着嘴扭向另一边,太,太近了。

“还好,不会太烫。”赵云呼了一口气。

“你这样撩我我会把持不住的。”吕布闷闷的说道。

赵云失笑。

雨还在静静地下着,曲折悠长的小巷里,两个男孩撑着伞并肩徐徐前行。

End

by十亿

评论 ( 8 )
热度 ( 68 )

© 十的九次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