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的九次方

这是一个简单的个人介绍

慎fo
↓ ↓ ↓

cn十亿

子博@ - billion

低产/写文随心/发文随性/懒癌晚期/坑品奇差/文笔一般/文触养成中
日常爬墙/中度洁癖/浅度攻控/嗜甜
颜狗/百合控/纯直

摄影爱好者

在为d750努力着

每位小姐姐都是天使!!

希望喜欢的cp能够好好在一起

AOTU‖MHA‖黑篮‖歌王子
金瑞‖轰爆出胜‖all火赤降‖宿舍组

是个话废(。
扣扣同ID
欢迎勾搭 ٩(ˊvˋ*)و

〖金瑞〗记录你的瞬间(全)

☆摄影师金×咖啡厅店长格瑞
☆整理再发一遍(烦人x估计这个月都不会有什么产出了,凑满三条博就可以匿了x
☆食用愉快

乌云逐渐散去,天空澄澈得不染一丝尘埃,偶尔几朵雪色的白云漂浮在上面,宛若一副清秀的画卷。

雨后的夜间无疑是取景的最佳时机,都市褪去白日冗长无味的繁忙,取而代之的是活泼与欢乐。

金早已准备好了一切,只等着天色暗下来。

斑斓的彩灯倒映在残余的小水潭中,行人匆匆走过,踏在水上荡起一阵阵如同鱼鳞一般的涟漪,而这则被金记录在了镜头里。

什么都有了,只缺少一个称心如意的模特。金沮丧地叹了口气,习惯性地拉了一下帽檐,而后随便在路边找了一家店便推门进去。

咖啡厅里放着悠扬的音乐,空气中飘荡着诱人的咖啡香味,这家店的老板一看就是个冷漠古板的人,简约的暗灰色墙纸配上深褐色的实木地板让人感受到一种浓郁的文艺感,而墙上只有很少的几件装饰,一个奶牛造型的可爱时钟挂在橱柜的左上方,在沉闷的环境中却并不会显得格格不入,反而有些别出心裁。

咖啡厅里没有人,只有一个身影在吧台后忙碌着,金想也没想就把脖子上挂着的单反往吧台上一放,坐到了吧台前的吧椅上。

“我们打烊了。”一个冷淡的声音传到金的耳朵里。

“这么早?”金脱口而出,仰头看了一眼时钟,九点半,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在外面呆了很久了,“……店长,不好意思啊,我就在这里歇会儿。”

“随你。”那个身影一直低着头,他站在吧台里面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只听到细微的像是抹布擦拭桌子的声音。

“有些什么喝的东西么?”金问,从傍晚到现在他滴水未进,嗓子渴得几乎快要冒烟。

一阵瓶瓶罐罐的撞击声停下过了一会儿后,冷淡的嗓音再度响起:“现在只有牛奶。”

“那就给我一杯牛奶吧,谢谢!”金头也不抬地说道,他翻看着手里单反刚拍摄的照片,时不时按到菜单键选择删掉几张,小声嘟囔,“拍了这么久,尽是废片,可能后期都拯救不了。”

“这张角度没有找好。”
“这张构图不够好。”
“这张过曝了。”
金挑挑拣拣,终于选出了最满意的几张保存在手机里。

这时候店长将牛奶放到了金的面前,由于刚才店长一直弯着腰,昏暗的灯光没有照到他的脸,再加上金也没有过多注意,他并未看清店长的容貌。

“谢谢!”金接过牛奶抬起头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太,太好看了!瘦削的面庞,高挺的鼻梁,如同宝石一般耀眼的深紫色眸子,细碎的刘海散落在额前,高高束到脖颈处的领带为他增添了一股禁欲的美感。

金毫不掩饰的目光店长自然是感受到了,他不愉快地蹙起眉头,递完牛奶就转身去做了其他事。

在店长拿着玻璃杯站起身时,幽暗的灯光细细碎碎地照射在他的身上,折射到墙上拉出一道修长的影子,金不由自主地拿起相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冷漠的嗓音中隐藏着些许怒气。

“抱歉,我只是情不自禁。”金慌乱地解释道,把照片调出来时却愣住了,沉郁的色调,合适的角度,三分构图很好的把主体表现了出来,这张照片对金来说近乎完美,仿佛一丝一毫的后期对它都是亵渎。

这一刻,金突然想起来圈子里的老法师口口相传的人像三要素:1.模特好看,2.模特好看,3.模特好看。

直到回到宿舍金还依旧沉浸在那张照片对自己的冲击当中。

舍友紫堂幻当然注意到了魂不守舍的金,他担忧地问道:“金,你怎么出去一会儿就魔怔了?”

“我拍了一张特别好看的照片!”金边说边将手机的照片调出来,递给紫堂幻。

紫堂幻拿过手机,上面是一家格调高雅的咖啡厅,照片的主角自然地转身留下一半侧颜,灯光洒在他的脸上,然后就此定格。

紫堂幻看了一眼说道:“好看是挺好看的,不过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怎么会!”金炸毛,他指着手机掰着手指一条一条数,“构图简练,表现鲜明,主体明确,最主要的是,模特很帅气。”

“重点是最后一句吧?这家咖啡厅的店长啊,他长得是挺不错的。”紫堂幻无奈地笑道,把手机上的时间往金眼前晃了晃,“不早了,快睡吧。”

“嗯,晚安,紫堂。”洗去一天的疲劳,金也钻进了被窝里,可意识却清醒无比,我怎么没问问店长的名字呢?!!金在心底暗骂自己蠢,想要勾搭店长大人做我的模特_(:з」∠)_

第二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金早早的就起了床,实际上在他决定要让那家咖啡厅店长成为他的专属模特的时候就兴奋得睡不着觉。

紫堂幻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他看到自己一向习惯赖床的舍友今天起了个大早,做好所有准备工作,带上装备开门走出宿舍,紫堂幻觉得自己可能没睡醒,还在做梦,金会早起?不存在的。

金循着昨晚的记忆在绕错巷子,走过几条街之后,终于艰难地找到了那家咖啡厅,因为现在时间还早,店里冷冷清清的只有少许几个人,所以金推门进去的时候格瑞还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对于这个昨天一直低着头玩单反还无缘无故对着他拍了一张照片的少年格瑞还是印象挺深刻的。

金先是和昨天一样坐到吧台前,随后点了一杯纯奶,就没有了动作,只坐在那儿安静地等着。

他表面一脸平静,内心却像是在大海中航行的小船,快要被浪打翻了,怎么办,怎么办,我应该怎么说,我应该说些什么,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办啊,救命……

格瑞把金点的牛奶放到了他的面前,金一时冲动竟拉住了格瑞还没来得及撤回的手,脸憋得通红,紧张得话都说不利索:“你你你,你好!我叫金,是一名业余摄影师。”

尽管不喜欢与人接触,可良好的修养让格瑞忍住了不适,他努力平息自己的语气说道:“格瑞。”

然后示意对方松开他的手,金这才注意自己一直抓着格瑞的手,连忙收回,双手交握在一起,局促地扭动着手指。

格瑞意识到这个少年可能想对他说些什么,不过他没有倾听的打算,于是格瑞转身准备去做其他事情,但身后的声音叫住了他。

“格瑞,你愿意成为我的模特吗?”

模特?格瑞不感兴趣,他甚至并未经过过多思考就拒绝了金。

如同迎面泼来一盆凉水,金的满腔热情全被浇灭了,他耷拉着脑袋,一副颓靡不振的模样,如果他有一对兔耳朵的话,此时一定是失望地往下垂着。

看着金这幅样子,格瑞莫名的有点不忍心,可是说出的话他也不好意思收回。

回学校的路上,天色陡然变暗,乌云如同一块黑色的幕布被拉下来,在咆哮的狂风中翻滚着,过了一会儿,天空就下起了密密麻麻的小雨,不出意外,金里里外外都湿透了。

直到回到宿舍金还是垂头丧气的,紫堂幻在他开门那一刻就从床上弹跳起来,震惊的表情摆在脸上:“金,你一大早去哪儿了?”

他看到被淋成落汤鸡的金,连忙拿出一条干毛巾给他。

“我去找了店长,想要他做我的模特,但是他拒绝了。”金戚戚然,接过毛巾后开始擦拭头发。

“模特啊,这有一个现成的啊。”紫堂幻说道,顺手把金刚递给他的帽子挂到了衣帽架上。

“你?”金看看紫堂幻,用毛巾使劲搓了两把头发,摇摇头,“不要不要。”

“不是我,今早凯莉来找你了。”紫堂幻摘下眼镜,刚才金把水甩到了上面。

金疑惑,问:“她找我干什么?”

“她想找你拍一组片子。”紫堂用布来回擦抹眼镜上面的水雾,说道。

“不拍。”金拿开毛巾,揉揉头发,湿气从指缝中溢出,水珠顺着发丝流下。

“金,你不会被淋发烧了吧,有模特还不要?而且还是凯莉,活的系花啊。”紫堂幻把眼镜布收起来,戴好眼镜,走到金的面前,作势要探他的额头。

金向后偏了偏,格开紫堂的手,苦着一张脸说道:“我为凯莉拍过一组,她的要求很高,几乎接近完美,这种模特想法太多,我达不到她的标准,而且我和她的摄影理念完全不同。”

“怎么不同了?”紫堂幻问。

金擦了半天头发还是湿湿的,索性随手一抹,就把毛巾丢了:“她认为摄影是机器,一成不变的机械,重要的是器材,我和她想的根本不一样。”

“那你是怎样想的?”紫堂幻捞过毛巾,摊开晾在了毛巾架上。

“我觉得器材是有思想的,摄影只有倾注了感情,才能拍出一组好片子。”金说道,他打开衣柜拿出了几件衣服,“反正我现在心里模特的最佳人选就是格瑞。”

“嗯,你还挺喜欢那位店长的。”紫堂幻若有所思。

“你能理解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吗,一看到格瑞我就紧张得说不出话。”金双手捧着脸一副豆蔻少女春心萌动的模样。

……醒醒,你们才见过两次!紫堂幻抿唇看着拿衣服躲进浴室的金在心底暗自吐槽。

只是被拒绝了一次而已,金不是会轻言放弃的人,不过这两天学业较繁忙。再加上金尽管百般不愿,但还是屈服于凯莉的淫威之下帮她拍了一组正片。

终于到了周末,天色有些昏沉,金紧握拳头,为自己助威,势在必得。

格瑞一眼就认出了蹲在自己店门前的人,金好几天没来,他以为对方已经放弃了,心里莫名其妙有些小失望,没想到竟然有人早早的就守在他店门口。

“格瑞!”金兴奋地跳了起来,却一不小心撞到了门把手,疼得眼泪都差点掉出来,他倏地蹲下身子,抱着头闷哼,酸涩的感觉硬生生被他逼了回去。

真笨。格瑞唇角微勾,冷酷的面庞软化了几分,可惜金并未看到。

等痛楚逐渐过去,金如同短暂离水的鱼再次入水一样又迅速活跃了起来:“格瑞,格瑞,你能做我的模特吗?我真的很喜欢你。”

这个傻子,喜欢是能随便说的吗,鬼使神差般,格瑞竟然同意了,他说:“好。”

金在一旁絮絮叨叨,格瑞接受的时候他愣了一瞬:“格瑞,你同意了?”

看到金走进店门,格瑞“嗯”了一声便带上了门。

“太好了!”金惊喜地叫了出来,脸上泛起几丝激动的红晕,随后屁颠屁颠地跟上格瑞。

天色自昏暗变白,没有一丝云彩,又渐渐暗下来,到最后逐渐变成黑色。金不知不觉已经在店里呆了一天。

他偶尔给上门的客人端端盘子,也为格瑞拍了好几张相片,格瑞有点不自然,但还是随金了,他就当做店里来了个免费的小工,不用白不用。

“你还不回学校吗?”格瑞从金喋喋不休的话语中了解到他是附近一所学校大三的学生,比自己小两岁。

“这么迟了啊。”金看了眼时间,然后拿出单反,“等会儿,格瑞,你先看看我的照片。”

相同的背景,同一个人,却不如第一次那般令人震撼。

为什么会这样。金心想,挫败感油然而生,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低气压。

格瑞还没来得及凑过去金就把单反收了起来,拎着摄影包往外走去,嘟起嘴情绪有些低落:“我走了。”

格瑞:……

空无一人的小巷子里,少年孤零零的走着,低头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黑压压的天空像是被撕开了一条缝,一道白光闪过,紧接着雷声响起,金豁然开朗,他小声嘀咕道:“如果我的照片不够好,那么一定是我们离得不够近。”

雷电过后,豆大的雨点打了下来,渐有变大的趋势。

金:猝不及防。

他弓着身体紧紧护着摄影包,赶忙转身往回跑。

格瑞注意到外面的雨势,金好像没有带伞……我的店离学校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他有些担心,然后格瑞就看到了一身湿淋淋站在门口哭丧着脸的金。

“我和老师请假了,格瑞能收留我吗?”他说。

格瑞走上前想要取走金怀里抱着的单反,金看看格瑞,又看看浑身湿漉漉的自己,一脸纠结的把摄影包递给了他。

格瑞拎着摄影包放在吧台上,随后木着一张脸走进储物间,一阵翻动,片刻后找出一条干毛巾丢给了金。

金接过迎面丢来的毛巾,在屋檐底下反反复复擦了好久,确定不会再有雨水滴下,这才进了咖啡厅。

外面的雨仍在不间歇地下,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响雷。

咖啡厅橱柜旁的角落处有一个小隔间,平时是紧闭着的,打开门可以看到一座楼梯,一阶一阶蜿蜒向上直至黑暗。

锁好店门,格瑞走上楼梯,示意金跟着他,到了拐角的地方,格瑞停下摸索了一阵,黑暗霎时被光明驱散,光亮蔓延到楼上。

那是一间客厅,外观简约,朴素极简的装饰给人以清爽的视觉效果,黑白撞色布艺沙发摆在左侧,前面是茶几,再往前是黑色的液晶电视,整体舒适而不失大气。

楼梯正前方穿过走廊有一间浴室,右手边是一间卧室,此时格瑞领着金到了浴室门口,然后他自己进了房间,几分钟后拿出一套睡衣给金。

“没穿过的。”格瑞说,想了想又别扭的补上了一句,“赶紧换上别感冒了。”

“谢谢格瑞。”金抱着衣服嘿嘿笑,水蓝色的眼睛迷成了一条缝,“格瑞太好了!”

“毛巾。”
“浴巾,都是备用的。”
“热水往左开。”
格瑞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退出了浴室。

金打开花洒,随意清洗几下便关上了,因为热水而逐渐升起来的雾气慢腾腾地爬满浴室内的整面镜子。金站在镜子前,朦朦胧胧看不清镜像的本来面目,他用手指在镜子上描出一个爱心,然后将里面的雾气涂抹掉,水珠顺着爱心边沿流下。

“怎么办,格瑞真是,太可爱了!”金捂脸,捧着格瑞为他准备的睡衣犯花痴。金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可格瑞给他的衣服还挺合身的。

晚上自然是金睡沙发,格瑞睡卧室。

不知什么时候停下的雨又开始下了起来,冷风带着雨点从未关上的窗户吹进来,同时也吹醒了躺在沙发上的金,只盖着一床薄被的他瑟瑟发抖,呼哧呼哧吸着鼻子敲开格瑞的门。

卧室并不隔音,格瑞又是个浅眠的人,当金离开沙发拖沓着拖鞋的时候他就已经睁开了眼睛,金手还没扣上门,房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格瑞,我冷。”金缩成一团摩擦着手臂说道。

格瑞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转身躺回床上,只不过睡的不是中间,而是移到了靠墙的位置。不一会儿,格瑞就感受到一个冰冷的生物钻进了他的被窝,并不断向热源,也就是他靠近。

“晚安,格瑞。”金小声嘟囔。

他蹭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睛,相比之下,格瑞就不同了,少与人同床的他很不习惯,睁着眼睛直到坚持不住上眼皮的重量才睡了过去。

微风摇曳着窗帘,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

格瑞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抱着一个牛奶瓶,里面倒满了牛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牛奶瓶越来越大,越变越大,大到格瑞拿不稳,然后瓶子脱离了他的双手,飞向高处,又俯冲向他砸过来,压住他的胸口。

格瑞醒了。

胸口被压抑着喘不过气,他伸手,触感是一片柔软,格瑞低头看,那是一颗金色的脑袋,凌乱的头发有几根翘了起来,煞是可爱,金整个人都窝进了格瑞怀里,手脚并用搭在他的身上。

“重死了。”格瑞说,看着睡得正香甜的金也没忍心把他推开。

那颗金色的脑袋突然动了动,金伸展开手脚,滚向另一边,他迷茫地抬起脑袋,眯着眼睛盯了格瑞一会儿,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脸,迷迷糊糊地冲自己头顶上的那个人说道:“格瑞早安!”

“早。”格瑞视线扫到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又转头看向金,“七点半,你该走了。”

“什么?”金躺在床边沿,这时一惊突然跌下床,几秒钟过后又马上爬起来,慌乱道,“糟糕,我要迟到了!”

等金赶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五分钟了,跑到教室门口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他成功吸引了全班同学的目光,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教导学生以软硬兼施的手段著称的老师丹尼尔正侧着身子给学生讲课,视线也随之转到金的身上。

金站在门口尴尬地笑了笑,在一片寂静中他听到了一个小心翼翼喊着自己的声音。

“金,过来。”紫堂幻坐在靠窗的地方冲金招手。

金曲着身子蹑手蹑脚走到紫堂幻旁边坐了下去。

“你昨晚去哪儿了?”看到同学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回老师身上,紫堂幻捂嘴小声问。

“雨太大回不来我就住格瑞家了。”金解释道,看着紫堂幻震惊的表情不以为然,“我请假了。”

“你们睡一起?”d(ŐдŐ๑)

紫堂幻一时声音有些大,被讲台上的丹尼尔瞪了一眼。

“我们睡一张床。”金说道。

“靠窗的同学请不要讲话。”丹尼尔停下手中的粉笔。

金和紫堂幻吱了声。

“金……”下课后紫堂幻拉着金正要说些什么,但是被丹尼尔打断,“金,你来办公室一下。”

金:紧张∑(°Д°)

“应该没什么事的吧……”紫堂幻说,有些底气不足。

金刚走到办公桌前,丹尼尔就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沓纸。

金开始只是随意翻两下,后来似乎捕捉到了摄影的字眼,这才仔细翻看起来。

丹尼尔等着金全部翻阅完毕,端起茶杯小酌一口说道:“下个月凹凸市摄影大赛,有兴趣参加吗?”

“摄影大赛?我能参加吗?”金惊喜得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我们系两个名额。”丹尼尔说,“你和凯莉。”

“好,我愿意参加!”金忙不迭地点头。

有关事项了解完毕,金离开办公室之后高兴得几乎要蹦哒到天花板上。

刚回到宿舍,金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糟糕……早上因为走的太急,单反落在格瑞那儿了。

金苦恼地挠挠头,然而并没有任何担心的想法,他坐到床上,放下心,格瑞一定会帮我好好地保管它的吧!

抓起一旁的手机正准备告诉格瑞他即将参加摄影大赛的事——他们昨晚就已经交换了手机号码。

手指还未触到屏幕上,对面就心有灵犀般拨了过来。

接通电话。

“金?”格瑞沉静的声音带着点疑惑从电话那头传来。

“格瑞,是我。”金说道,听着对方的声音他竟有些紧张,明明我们才认识不到五天啊,振作点啊金!金暗暗唾弃自己。

“我现在在你学校门口。”格瑞皱着眉说。

金清楚的听到电话那传来女生的尖叫声。

格瑞该不会被女孩子缠住了吧,长得帅还真是有点麻烦呢,金的心底隐隐有些不爽:“好的,我马上出来。”

从宿舍到校门口不过十分钟的路程,如果跑得快些五分钟就足够了,可金觉得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

道路两旁行道树的树叶偶尔会飘落在地上,落叶的尽头,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那里,黑色的发带,黑色的小马甲,内衬是深蓝的短袖,他背着一个双肩包,几个女生围着他叽叽喳喳,格瑞抿着唇一言不发。

“格瑞——”听到这个声音的人似乎见到了救星一般,虽然他冷着脸看不出什么,但是金就是这样想的。

终于把难缠的女孩子打发走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深深呼出一口气。

“有时候来店里的客人。”格瑞别扭地解释道,他将背后的双肩包拿下来拉开拉链,取出里面的单反,“你落在我店里了,放在柜台上太占位置。”

于是就给我送来了吗?金心想,格瑞真是太好了。

世界就是这么巧,路过的凯莉刚好看到了格瑞拿在手里的单反。

那是金的?她的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不着痕迹打量着格瑞。

凯莉漫不经心地将棒棒糖拆开,送入口中,与金快要擦肩而过时停下,斜睨他一眼:“摄影大赛见,我会证明,你的理念是错误的。”

“凯莉,你不要太狂妄了。”金的语气有些危险,“我承认你是一个很好的竞争对手,但我不允许你怀疑我的想法。”

“哦,是吗?”凯莉双臂环胸,一只手举起来拿出口中的棒棒糖,她逐渐凑近金,与他双目对视,金的目光如炬,游戏变得好玩了呢,“那么,就在比赛中让我认可你吧。”

走之前,凯莉看着格瑞悠悠地说了一句:“相机是摄影师的生命,金的单反就连紫堂幻都碰不得,他这是把命都交给你了啊。”

“凯莉!你在说什么啊!”金脸上的温度蹭的一下就升高了。

“我说的有错吗?”凯莉吮吸放回口中的糖果,转身离去。

“格,格瑞。”金吞吞吐吐,内心的那点小心思被人戳破,目光各处扫视不敢直视格瑞。

“嗯。”格瑞故作镇定,“还有事么?店里没人,我先走了。”

“下个月我大概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就不能来找你了。

“摄影比赛吗?祝你顺利。”

回家的路上格瑞的脑中不断循环播放凯莉的那句话:“金这是把命都交给你了啊。”怎么回事,才认识几天而已,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他……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金与格瑞的关系如同坐了火箭一般飙升,只是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未将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

“没有拿到第一就不要回来见我。”格瑞说着这样的话把金送上了通往凹凸市的列车。

第一啊,格瑞的要求有点高呢,但我不会让他失望的!金想,窗外的风景转瞬即逝,偶尔几只喜鹊停驻在窗沿,歪着脑袋用喙啄着窗户,金的手指还没触及到它们,喜鹊就如同受了惊扑朔着翅膀飞走了。

凹凸市这届摄影大赛与往年书信等的形式不同,摄影师除颁奖外不需要本人到场,这次类似于平常考试一般“现拍现交”。

大赛流程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阶段笔试,时间为一个小时,优秀者入选;第二阶段命题拍摄,主办方将给出一个主题,摄影师需要在十天之内找到符合这个主题的内容,然后记录下来,时间结束后统一上交作品;经过以上两个阶段淘汰至三个人最后进入第三阶段,这个阶段则是随机摄影,主要讲求的不仅是作品视觉上的美,还要能够打动人心,清晰地表达出摄影者对摄影的看法,同样是十天时间。

评比出最优秀的最后当然就是颁奖了,这个就不用着重介绍了。

总而言之,整个大赛不算上主办方的准备时间,单看比赛前前后后得花上一个多月。

要落下一个月的课程,糟糕了啊,金扁扁嘴,一副戚戚然的模样。

笔试的内容无非就是选择题,填空题,判断题,简答题,虽然大多数内容都是照搬课本,但也足够剔除掉一些人了,真正难的是附加题。

本次考试的附加题是图片分析,答题拥有独到的见解,能够深入人心当然是最好的。

知识点全都烂熟于心,笔试部分金不出意料的顺利通过。

刚听完主持宣布完入选名单,凯莉迎面走来:“金,你果然没让我小瞧,只可惜,第一是我的囊中之物。”

“那么就在决赛见分晓吧。”

眨眼间到了第二阶段,金同样成功入选。

晚间回到主办方提供的酒店,房间很大,足足有学校宿舍的两倍大,里面应有尽有,可是金总觉得心里空落落。

浴室是由浅灰色的防滑地砖铺成的,白炽灯柔和的光晕打在上面,刚进浴室就能看到一面大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金蓦地想起了在格瑞家借宿的那天。

雨天没来得及回到宿舍的他一身湿透,后来穿的是格瑞的睡衣,穿上时他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金突然明白了自己心中那阵空落落是因为什么了。

格瑞……

好想他,真的好想他。

仿佛跌进了深海,海水把他完全吞噬,热切的思念几乎要将他灼伤,一闭上眼就是格瑞的脸。

好想,见到他。

好想,触碰他。

蚀骨的思念简直令金快要发疯了,待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坐上了回学校那座城市的列车。

正好决赛主办方要求剩下的选手可以去别地取景,金选择了去见格瑞,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推开咖啡厅的大门,心里想着念着的人朝他望来。

“格瑞。”他喊道,手持着摄像机想拍下站在柜台处看向他的人,却觉得怎么也拍不够。

柔软的光束打在银发少年身上,他扭头望向呼唤着自己的人,仅一眼,就足以那人沉醉,溺死在他紫罗兰般的眼眸中。

然后金举起相机把格瑞拍了下来。

“比赛还没结束,你怎么回来了?”格瑞不解的问道。

“我想你了。”思念折磨着他,他迫切地想要见到心里想着的人,想要触碰他,想要拥抱他,金也的确这么做了,他冲到柜台处,紧紧地揉住格瑞,“格瑞,就让我抱一会儿,我马上又要走了。”

闻言,格瑞不着痕迹地把将要推开金的动作改成了搂上他的腰。

就这样静静地抱了一会儿。

“疼疼疼疼疼。”一阵吸气声打破了暧昧的温存,金揉着肚子弯下腰——刚抱上格瑞的时候相机不小心撞到了骨头……

格瑞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紫色的眸子里还是蕴满了担心,他帮金挂脖子上的单反取下搁一旁,扶着他坐到吧椅上。

金缓了好久。

“哇啊好点了,格瑞不用担心!”

“我买了五天后的票。”金说,“比赛一切顺利。”

格瑞“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进去了。

五天一晃就过去了,登上列车前金说:“格瑞,你等着我拿第一回来看你。”

凯莉的作品金没有猜错,机械化,千篇一律的流水线,无趣,沉闷简直要从里面喷泄而出,但是这幅作品的质量却是无可厚非的,对角线构图延伸至照片边缘,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虽然照片中所表现的仅仅只有一小部分,不过观赏者却可以从中轻易地提取出这个信息,以小见大也就是如此了。

凯莉的这幅作品得到了很高的分数。

至于金,他上交了自己前几天为格瑞拍的相片。

微妙的情愫深深地种植在金的心底,生根发芽,里面蕴含着强大的力量,饱满的情谊令在座的评委为之惊叹。

最终金以一票之差险胜。

领完奖金就迫不及待想要回到咖啡厅,想要回到格瑞那儿,想要告诉他他赢了,想要让他能够替他高兴。

面对着这个熟悉的咖啡厅,金拿着奖杯的手指竟有些颤抖,前段日子他除了上学有一半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里面有他喜欢的人。

对,就是喜欢,我喜欢格瑞。金在心底重复。

毅然推开咖啡厅的门,他漫步向前,双手扶住格瑞的肩膀,金的语气是少有的正经。

“格瑞,有光即可摄影,而你便是我的光,我希望我的快门能够为你按下。”

“格瑞,我喜欢你,我愿意记录下你的每一个瞬间,我愿意与你分享每一组照片,我愿意将我的生命全都交给你。”

“那么,你呢?”

冗长的表白过去后,格瑞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即依旧面无表情。

“格瑞,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你难道不应该面红耳赤,感动流涕吗?!!”金炸毛,这是他在心里打过无数遍的腹稿,用尽全身的勇气才说出来的!

“你觉得我该是那种反应?”格瑞默。

“不是,只是你这样太不解风情了!”

“那要怎样。”格瑞欺身向前,随手揉了揉金的脑袋,低眸望着他的唇,鬼迷心窍般,格瑞吻了上去。

金先是愣了一瞬,后来闭上眼扣上格瑞的腰,开始慢慢享受这个吻。

浅尝辄止。

“金,我也喜欢你,你愿意从今天开始和我交往吗?”格瑞说道。

End

顺便艹下热度(不要脸x虽然也不多啦

明天就要开学了,大概要消失好长一段时间了!到那时候我一定又不会写文了QWQ

啊,辣子鸡面真好吃。

评论 ( 6 )
热度 ( 58 )

© 十的九次方 | Powered by LOFTER